极品医生太强悍我被

极品医生太流氓了,第一次见面就对我暧昧不止;让我的心如小鹿乱撞;当然我对极品医生感觉也不错,但是我没想到我会被极品医生吃干抹净,连渣渣都不剩。可是极品医生却背着我是个有老婆的男人;况且极品医生的老婆好怀孕!我做了极品医生的小三。我被蒙在。

我什么都不知道?

极品医生却什么都不跟我解释极品医生急诊室里人满为患?眼前是各种各样忧愁的脸庞。耳边是絮絮的嘈杂声和呻吟声。鼻子里沁满了药水味儿,我感觉自己的心。塞满了不安和恐惧,甚至转换科室的流程。经过了长长一系列的诊断,我终于坐到了极品医生面前,极品医生戴着。

示意我躺在床上之后,

偶尔嘴角一歪嘶一声,

很斯文的样子,我受伤的膝盖便在极品医生的手中随意拿捏着,疼还是会有?极品医生便笑笑。拜托轻点行吗?极品医生便又笑。

并同时摸了摸我的头说:

好像父亲看着撒娇的女儿;你的情况需要手术,怎么办,极品医生在看了我的核磁片子之后说:会好疼吧!我紧张地抓住了极品医生的胳膊。极品医生心里大概奇怪我这个25岁的女人;竟然还跟个孩子一样,不过还是耐心给我做了解释?有我?

手术安排在一周之后。极品医生给我的腿按上了夹板。并嘱咐我先好好养着!这期间,记得时常冰敷,可以洗澡吗?极品医生一笑;你们女同志最关心的就是这个,洗澡不碍事。夹板可以拆卸的,但是记得再!

极品医生之后,我回家了休息了一个礼拜,虽然我知道只是医生对患者的关心,但是心里还是泛起了一丝丝的甜蜜?一周之后,我迫不及待地赶到。

一下把我的小腿掰过去了,

极品医生见到我却黑了脸。你怎么把夹板拆掉了?我感觉好点了!极品医生蹲下来。拿手捏着我的膝盖和小腿,所以我低声回答,一边手里就使了劲。我疼得大声喊起来。极品医生却镇定自若,让我躺好!要我把腿放平,我还在哎呦哎呦地叫。极品医生就又使劲把我的腿摁平了。极品医生眼角扫了我一眼。很酷:

怕疼还随便拆夹板。

我少不了又一声尖叫;现在叫这么大声干嘛,别人还以为我欺负你;听到欺负两个字,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。如果极品医生欺负我的话,也许我会叫的很开!

小编精选

相关阅读